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您的位置:
东方体育日报:百年之前十里洋场别样形式结缘滑冰
2017-12-05 来源:上海体育

在“2022年北京-张家口冬奥会”这一盛会效应的作用下,冰雪运动的项目热度和市场价值在国内迅速攀升,老百姓也有了更多现场观摩的机会。在刚刚过去的11月里,申城就连续迎来了两场冰上大赛,国际滑联旗下的短道世界杯上海站和上海超级杯。尤为值得一提的是,这次的短道世界杯上海站还肩负了2018年平昌冬奥会资格赛的这一使命——这是冬奥会资格赛首度落户申城。

上海是很多人口中的“南方城市”,也是一座少雪之城。那么,到底是在怎样的吸引力之下,竟令我们这座城市渐渐成为了冰上运动在中国版图上的南方大本营的呢?今天,便就此“说来话长”一番。

冰雪运动可分为两支,一支是雪上项目,另一支就是冰上项目。相对来说,由于冰上赛事的举办更容易走入都市,与普通人有着更好的亲近性,所以目前在国内受关注更高的还数冰上项目。另外,由于中国队在历届冬奥会上的表现,所以如花样滑冰、短道速滑等又成了冰上翘楚。

上海是很多人口中的“南方城市”,也是一座少雪之城。但在说到花样滑冰和短道速滑这两项时,却有故事可聊。只是,这个聊的过程却需要由此及彼——从与滑冰血脉最近的姊妹项目轮滑说起。开埠后的上海不仅是“冒险家的乐园”,也成为众多"洋运动"进入中国的第一站,轮滑(该项目在1986年才被国家体委正式定名为“轮滑”,此前多以“旱冰”或“溜冰”称之)便是其中之一。

轮滑运动的“血脉”最早可溯源到冰上竞猎,及由此演化而来的滑冰运动。而当人们不再满足于“冰面上的飞翔”时,一个个小轮子被赋予了新的历史使命。进入19世纪,不满足于纯天然冰场的欧洲人已掌握了在冬季择地浇水成冰的门道,等到19世纪后半叶,几个来到上海的英国人起了依样画葫芦的心思。

从有限的文字记载中,后人得以一窥当时人工制冰之艰难。寒冬时节,那几个英国人在上海找到一处地面坚实、四面通风的棚屋,通过浇水、凝固、再浇水、再凝固的分层叠加,使冰层渐厚。待自觉功成后,他们便穿铁鞋上冰了。当时的铁鞋(即冰刀的前身)底部装有铁齿,滑冰者的速度与今日不可同日而语,再加上气候限制等,基本是未滑尽兴冰场已需重新浇筑的状态。

在仅靠自然低温凝冰的那个时代,真冰滑冰的尝试在上海暂偃旗息鼓。但渐渐地,它的姊妹项目轮滑却找到了登陆沪上的机会。

上海在1911年前便有了第一家溜冰场,它的位置在靠近现今乍浦路、海宁路交会路口的地方,地面是水泥砌的硬地。由于地产权易手的缘故,该片溜冰场开放的年限较短,不过正是在它的启发下,来自更多方面的力量闻风而动:大世界、永安公司天韵楼、新新屋顶花园、先施乐园等娱乐场所纷纷将溜冰场添入到各自的经营项目中。此外,有些沪上旅馆(如中央旅社等)也开始附设溜冰场。

据资料记载,在上海解放初期,全市有7家对外营业的溜冰场,且均为私人经营性质,它们分别是高乐溜冰场、大华溜冰场、新仙林溜冰场、新都溜冰场、国际饭店溜冰场、平安溜冰场和中青溜冰场。1956年,当时的上海市体委对这些溜冰场进行了整顿,使之改为公私合营模式。由此,溜冰正式被上海列为群众体育中的一项。

此后,上海动物园、康健园、和平公园、中山公园等处也相继建起了溜冰场。当时,沪上各大溜冰场地除对公众开放外,还会不定期推出基层表演活动,故而轮滑运动在当时还颇有些人气。

 

陆上花滑风姿妙,申城有支“国家队”

燕式步、弓身转、蹲踞转、捻转托举……除了从冰面上转移到木地板上,足下道具从冰刀换成了轮滑鞋,目测看来,花样轮滑分明就是花样滑冰的孪生姊妹。实际情况也正是如此:轮滑运动脱胎于滑冰,而花样轮滑与花样滑冰也同样继承着最相近的血脉。

说回上世纪80年代初,在彼时沪上年轻人的心里,轮滑(当时多称“旱冰”或“溜冰”)已渐渐成为公认的时髦玩意儿。但若要较真到花样轮滑的话,却是知者甚少。不过,上海的花样轮滑确实是发轫于那个年代——也是花样轮滑运动在国内最早的萌芽之地。“那时是1980年,波浪溜冰队组建起来后到各个小学里去招收苗子。我就是在读小学时被招进队里的,和我同一批进队的大概有40来人,大家都是轮滑零基础。一年后,我们这批人里只留下了4个,淘汰率还是比较高的。后来,溜冰队又陆陆续续对外招募。”王懿静,她是1980年波浪溜冰队组建后招收的首批队员之一,已经与这项运动打了三十多年的交道。

在王懿静进队后的第四年,以这支波浪溜冰队为绝对主打的中国队向着国际赛场进发了——这也是中国第一次组队参加花样轮滑世锦赛。

1984年,花样轮滑世锦赛已经办到了第29届,中国队终于以迟来者的身份登场了。四年之后,波浪溜冰队从业余队正式转为专业队。1991年,中国花样轮滑在亚洲版图内实现突破,赢得了该年度花样轮滑亚锦赛的冠军。在又一个十年过去后,也就是2001年,他们获得了含金量更重的亚锦赛团体金牌。而在2010年的广州亚运会上,这支冠着国家队名义出征的“上海队”又揽回了一金三银四铜……而今,通过长达三十余年的追赶,中国的花样轮滑已经奠定了亚洲一流的地位,不过在更高规格的舞台上,它仍将以追赶者的姿态,奋力滑行。

 

溜冰场曾风靡全城,青少年体育也沾光

大街上,脚下生风匆匆滑过的年轻人,抑或是在极限运动场中,翻转腾挪,挑战着各种难度动作的户外玩家——这是很多人心中对轮滑运动的“第一印象”。但在老上海人的记忆里,溜冰场才是打开轮滑运动的正确方式,同时也是曾经沪上年轻人的聚集之地。

轮滑运动在上海有过两次重要起步,第一次是在20世纪上半叶,经历从无到有,第二次则是在粉碎“四人帮”后,它与很多受时代因素影响的事物一道,逐渐复苏。

资料记载中的1980年是沪上各大溜冰场强势发力的一年——在新开业或重新开张的鞭炮声中,上海溜冰场的数量一下子增加到了34家。其中,归属区县体委系统的有21家、园林系统6家、工会系统5家、市体委系统和团市委系统各一家。

能开展轮滑运动的场地多了,参与其中的群众自然也多了。据不完全统计,当时上海每天进场地玩轮滑的人次可以超过3万,其中又以青少年居多。

凭借高人气,轮滑之于彼时上海的意义已经跳出了纯体育范畴,成为社会热点,甚至还曾在群众中引发讨论。在大多数溜冰场合法、合规开门迎宾的同时,也有少部分场地成为了社会不良分子的聚集地,抑或在经营管理上存在如票价不合理、噪音过大等问题。

为涤清行业风气,以当时的市体委和市公安局为主导,市总工会、团市委、教育局、卫生局、园林局、财务局等联手,于1984年启动了针对沪上溜冰场的整顿行动,并相继出台《上海市溜冰场管理办法》和《上海市溜冰场守则》。无论是已开张还是新建成,沪上各大溜冰场被逐一验收,唯符合要求者,方能得到由市体委发出的“营业执照”。在短短几个月里,整顿行动便显成效,其中较为突出的一点是,溜冰场的事故发生率较整顿前下降了超过50%。

风气一新后,轮滑运动在推动青少年体育发展一事上也多了可作为之处。

以解放初便有的中青溜冰场为例,在与南市游泳池合并为南市区体育俱乐部后,它经常举办面向民众的溜冰训练班和竞赛活动,并成为了位于溜冰场附近的十多所中小学的“第二操场”——既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当时学校缺少体育场地的困窘,又丰富了学生的体育生活。

后来,这片溜冰场还组起过一支业余队伍,他们的队员在速度轮滑的市级比赛和全国比赛中都有出色表现:队员杨伟民、谈春、孙雯静曾分别是男子500米、男子1500米和女子500米速度轮滑的全国纪录保持者。